白珍珠家园 - 思维导图_记忆术_世界脑力锦标赛_世界记忆大师_黄金东  --  白珍珠思维导图论坛

 找回密码
 光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73|回复: 21

转载一篇我欣赏的文章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3:48 |显示全部楼层

陈妃楚原创


思维导图又言脑图,但我觉得脑图听起来更为顺耳,它意指一切大脑神经活动的一种图式体现。可以看到,这个定义已具有相当的广义性,以至使后文将难免反复出现的“思维导图”的地方均可用“脑图”代之,而且如此做竟还能节省我两个字符。这告诉我们,无论学习一套新的理论抑或进入一个新的领域,选择一条宽泛的道路总是有一些益处的。
    何为脑图?它是一种充分调动人类左右脑各项机能,运用以联想、想象、概括等思维技巧,借助图形、线条、颜色等外在手段记录和表达思维并多呈现以发散形状的一种工具。好,枯燥的定义就到此为止,人云亦云的话就不多说了,而且我也从不觉得单纯地把别人的东西聚拢汇集起来是件光彩的事。
    话说我接触脑图也已有四 五年了,最近以来,脑图的风尚开始渐渐流行起来,电视,媒体上时不时就会说到这个字眼,每一次总让我回想起当年我初用脑图的情景,不禁有种亲切感。记得那时身边几乎还没人听说过这个东西,而我便是始作俑者。说到这里,我还不得不提到三个人:《学习的革命》的两个作者珍妮特•沃斯、戈登•德莱顿和脑图的创始人托尼•布赞。可以说我是通过前者的介绍而得知脑图,一天下午我在图书馆无意中便翻到了这本书,于是可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时刻到临了。其实当时这本书已经炒的比较火了,虽然书里面说的基本是一些废话,但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行组合又赶上我一种特殊的心境竟然使我的理念产生一些质的变化。而后经其引进我又看了托尼•布赞的一系列书,不过只是做了一些名义上的更正,已无任何实质进展。而真正的实质进展却要归根于我在此之后的一些不断的个人尝试与体会,甚至自此至今几乎形成了我的一套脑图理论。纵观整个过程不难发现,自我开始初步认识到逐渐应用再到领会总结竟然完全是一个自发过程,几乎没有借助任何的身边人的直接帮助,甚至这三个作者(这一点将于后文知晓),这向来是值得一提的。学习是一个人的战役,虽然它也讲究交流、互动,但本质的探索终究还是完全个人的事。我难以想像中学以后家长教孩子学习、陪孩子买书的情境。
    其实,据我了解,很多人都知晓脑图的一些基本常识,甚至好多在专业程度上还要远高于我。和他们谈及脑图之时也大多是故作惊奇,唏嘘一番,但察言观色之间我能深刻地听到他们内在的心声:不就是画个图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或是一副受益匪浅的样子,真正当他们作起笔记、写起总结,拿起笔先在纸中央画一个圆圈,他们甚至连这个想法都未曾产生过。我觉得人生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此,尽管你了解、精通但对任何事都已毫无兴致。我记得当初我第一次看到脑图这个想法时,简直就是灵光一显,就像画家脑海中突然浮出的光影与线条,就像音乐家心中突然跃起的音符与旋律,那种喜悦、那种惊奇让我有种迫不及待地将其执行的动力并且无可阻挡。亚里士多德说,好奇是人类唯一的美德,从这个层面上讲,真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一生对世间的美好事物充满好奇,我们永远是初学者,而这内心的本源又是对自然万物的一种由衷的赞赏与惊叹。这种终生的初学已经不在是我们平常意义下的初学。这时,与其称之为“初学者”,倒不如是“探索者”。
    好奇与兴趣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潜在的推动力,它竟使痛苦而复杂的学习过程变得如此的自然与惬意,这不禁使人询问这种推动力该将如何获得,这样学习岂非是永远快乐,一劳永逸?但伟大的唯物辨证主义深刻地告诉我们:一劳永逸的事往往是不存在的。矛盾是普遍的,它贯穿于事物整个变化过程的终始。怎么办?这时毛主席的一句教导回响在脑际: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有兴趣要学,没有兴趣创造兴趣也要学!即使这不通情理。所以这种兴趣的建立有时简直甚至可以说是硬性的强制的,因为自此之后将是无尽的快乐与享受,几乎可以说这才是学习艰苦本质的唯一体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4:24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辩证法也告诉我们,兴趣的建立亦非是全然痛苦的,它也是有很多的技巧的,比如将其与你的客观需要最好是更为本质的诸如人生价值建立联系与制约,这不是本文想详细讨论的。
    于是乎我带着全身热情、满心欢喜,迎着别人的不解与嘲讽,在大多数人都要上交整整一本的一次章节总结作业上,毅然交上了一张脑图。于是乎我的那次总结成绩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不及格。这早在我的预料之中,首先量上就不够,长的就“违章”。但这对我已无任何影响,其实这在我预料之时已然被决定,相反,我还有种尝试挑战,开辟新径的快感。可以试想一个顾及脸面维持形象的人是很难会体验这种感觉的。我凭着努力与坚持扫清一切疑惑与刁难,慢慢地脑图竟开始流行起来,后来他们还非得让我给他们作讲座,前后想来也很有意思的。新事物的前进注定是曲折的,它几乎程式化地受到旧事物的极尽阻拦,而当其成为主流之时这些阻碍又会以一种极其完全的方式土崩瓦解,完全的让人们几乎忘记他们的存在,以至连审视、批评的力气都欠费,因为我们这时又开始了大骂新的非主流。
    我觉得能成为非主流是值得欣喜的,当然我指的非主流是这个层面上的,它既不同于主流,又于今后不久必定成为主流。我本无意出众,但终究还是沦为非主流。
    看着桌上随处可见的零零散散的脑图,我不由心生感慨。记得当初去图书馆的动机也不是要发现脑图这么个工具,而是去找一些别的方面的有关学习方法的书。而我开始对学习方法感兴趣则时间更为提前,几乎要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像历代哲学家永远对人生充满了疑问与困惑,类似一种反思或是自省,这种对学习方法的学习几乎从初中一开始直至现今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其实也是客观世界普遍运动规律的一种要求。自那时起从仅仅是关注学习的内容开始转向学习本身这个过程,我们习惯上把跳出某个学科的具体内容而去关心其本身过程的研究称之为“元研究”。我觉得学生就应该以学为业,那就自然应该试图将一些普通科学的先进成果融入学习中去。柏拉图说,未经审视的一生是不值一活的。学习亦是做人,所以,没有元研究的学习是毫无味道的。好比一次行程,当你手中握有一张地图,当你清晰地知道你的起点与终点的位置所在,你发现,这时走的每一步不再是迷茫与单调,而是值得体验与享受的。可以说,这张地图就是你这次行程的“元”,而现实的学科比这还要复杂与多重,还有元的元,元的元的元……依此类推。
    请注意,元研究也非多多益善,力求穷尽未知。当然现行的歌德尔不完全定理所揭示的人类认识的局限性也决定这几乎不可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单从元研究这个词中就已然知道这个研究将永不可能终结。但试想即便可能,但我们的生活也会由此而便得索然无味,我们难免要问,我们搞元研究的初衷是什么?——元研究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认识和体味生活,而不是使生活的神秘性降低,甚至相反,它应该甚至难以避免地呈现出一种新的多员化与复杂化,使生活的神秘性有了新的形式与内容,从而周而复始,妙趣无穷。
    行文至此,我们发现文章将不得不牵涉到包括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认知学、神经生物学在内的一系列专业领域,而我对其了解又是浅显的,所以后文表达出的将还会是一大堆难以避免的矛盾与错误。可我现在还并不打算立即作一些徒劳的修改,显而易见的,文章清晰呈现出的将是一些新的矛盾与错误,但我并不失望,反而很高兴,根据大数学家欧拉的看法,思维的本身正是由此才变得有光彩的。
    最近两天,身边不知怎的又掀起一股脑图热,于是又有些许亲戚、朋友向我研讨脑图,能对人有所帮助我很是高兴。可以说,几乎是不宣自知,身边人不少都知道我会画一种什么图的东西。而我有没有对其作过一次系统的总结,以至给人造成一种我有什么宝贝藏而不露的假象,那可就冤枉我了,我是有了新的发现与收获恨不得所有人都立即知道,大家一起资源共享,可又深怕由于自己的才陋学浅,给人以误导。所以不厌其烦地将不得不再次重复那句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文章里的话“仅为个人观点”以作提醒。现在我正在并将要做的是把我几乎所有的体会与心得完完全全地呈现出来,尽管是以一种毫无逻辑的形式,但你应该看到,我其实已经尽力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4:44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辩证法也告诉我们,兴趣的建立亦非是全然痛苦的,它也是有很多的技巧的,比如将其与你的客观需要最好是更为本质的诸如人生价值建立联系与制约,这不是本文想详细讨论的。
    于是乎我带着全身热情、满心欢喜,迎着别人的不解与嘲讽,在大多数人都要上交整整一本的一次章节总结作业上,毅然交上了一张脑图。于是乎我的那次总结成绩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不及格。这早在我的预料之中,首先量上就不够,长的就“违章”。但这对我已无任何影响,其实这在我预料之时已然被决定,相反,我还有种尝试挑战,开辟新径的快感。可以试想一个顾及脸面维持形象的人是很难会体验这种感觉的。我凭着努力与坚持扫清一切疑惑与刁难,慢慢地脑图竟开始流行起来,后来他们还非得让我给他们作讲座,前后想来也很有意思的。新事物的前进注定是曲折的,它几乎程式化地受到旧事物的极尽阻拦,而当其成为主流之时这些阻碍又会以一种极其完全的方式土崩瓦解,完全的让人们几乎忘记他们的存在,以至连审视、批评的力气都欠费,因为我们这时又开始了大骂新的非主流。
    我觉得能成为非主流是值得欣喜的,当然我指的非主流是这个层面上的,它既不同于主流,又于今后不久必定成为主流。我本无意出众,但终究还是沦为非主流。
    看着桌上随处可见的零零散散的脑图,我不由心生感慨。记得当初去图书馆的动机也不是要发现脑图这么个工具,而是去找一些别的方面的有关学习方法的书。而我开始对学习方法感兴趣则时间更为提前,几乎要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像历代哲学家永远对人生充满了疑问与困惑,类似一种反思或是自省,这种对学习方法的学习几乎从初中一开始直至现今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其实也是客观世界普遍运动规律的一种要求。自那时起从仅仅是关注学习的内容开始转向学习本身这个过程,我们习惯上把跳出某个学科的具体内容而去关心其本身过程的研究称之为“元研究”。我觉得学生就应该以学为业,那就自然应该试图将一些普通科学的先进成果融入学习中去。柏拉图说,未经审视的一生是不值一活的。学习亦是做人,所以,没有元研究的学习是毫无味道的。好比一次行程,当你手中握有一张地图,当你清晰地知道你的起点与终点的位置所在,你发现,这时走的每一步不再是迷茫与单调,而是值得体验与享受的。可以说,这张地图就是你这次行程的“元”,而现实的学科比这还要复杂与多重,还有元的元,元的元的元……依此类推。
    请注意,元研究也非多多益善,力求穷尽未知。当然现行的歌德尔不完全定理所揭示的人类认识的局限性也决定这几乎不可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单从元研究这个词中就已然知道这个研究将永不可能终结。但试想即便可能,但我们的生活也会由此而便得索然无味,我们难免要问,我们搞元研究的初衷是什么?——元研究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认识和体味生活,而不是使生活的神秘性降低,甚至相反,它应该甚至难以避免地呈现出一种新的多员化与复杂化,使生活的神秘性有了新的形式与内容,从而周而复始,妙趣无穷。
    行文至此,我们发现文章将不得不牵涉到包括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认知学、神经生物学在内的一系列专业领域,而我对其了解又是浅显的,所以后文表达出的将还会是一大堆难以避免的矛盾与错误。可我现在还并不打算立即作一些徒劳的修改,显而易见的,文章清晰呈现出的将是一些新的矛盾与错误,但我并不失望,反而很高兴,根据大数学家欧拉的看法,思维的本身正是由此才变得有光彩的。
    最近两天,身边不知怎的又掀起一股脑图热,于是又有些许亲戚、朋友向我研讨脑图,能对人有所帮助我很是高兴。可以说,几乎是不宣自知,身边人不少都知道我会画一种什么图的东西。而我有没有对其作过一次系统的总结,以至给人造成一种我有什么宝贝藏而不露的假象,那可就冤枉我了,我是有了新的发现与收获恨不得所有人都立即知道,大家一起资源共享,可又深怕由于自己的才陋学浅,给人以误导。所以不厌其烦地将不得不再次重复那句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文章里的话“仅为个人观点”以作提醒。现在我正在并将要做的是把我几乎所有的体会与心得完完全全地呈现出来,尽管是以一种毫无逻辑的形式,但你应该看到,我其实已经尽力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5:03 |显示全部楼层
    脑图代表一种思想,或者说脑图就是一种思想。它强烈地显示了好的方法的巨大作用。并告诉你可以用极其少的时间完成多得出奇的工作量,甚至是不可思议的。我对于脑图90%的应用形式可以概括为“一本书,一张图”,可以预料,自此之后的学习内容含量发生了超大幅度的缩减,尤其是中学的本就少得可怜的几本教科书,再被我用几张图解决,叠一叠放进口袋里就可以随处乱走了。你或许会有疑惑,但我可以以一种比较自信的态度告诉你:即便你花几十个小时把书从头到尾抄写一遍,但你也不能保证能轻松回忆并复述出任一章节吧?一般情况下甚至会忘掉更多。但我只要看到这张脑图,甚至大多情况下只需在脑中回想一遍,我便能做到这一点。当你听到这一点会有何反映?——大多数人对此表现出了甚至超越其年龄段的成熟与老练:这尽是一些瞎编的、骗人的。一个对你来说可能是质的变革的伟大思想竟以如此的方式擦肩而过。这时我们终于看到,有时阻碍自己通往捷径的正是自己。
    从此我的阅读模式发生了形式上的变化,由以前的线式阅读转为图式阅读。涂鸦与画画开始进入我的学习领域,开始几乎不受我控制地蔓延起来。说来有趣,当时我在搜集某些学习方法无意之中发现了脑图,不过是将其当作是一点小的收益,我的主流探索依旧没有丝毫因此而有所停滞。脑图勉强可以算作我的一种学习方法,但其只占一隅,甚至几年来它都不过是一种附庸,然而几年来它以强大的生命力持续不断的发展渗入到各个领域,简直是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今天它毋庸置疑地成为了我的一种主流方法,我想该是为其正名的时候了。从此脑图会并将在一段时间内一直会处于主导之一而与我的其他工具并驾齐驱。
    为此我特意准备了一个笔记本记载和总结我的每一张脑图,试想,一幅图就是一本书,那一个本子有二百来页那就完全涵盖了二百本书的内容,而这时这个本将是一种何等的分量?二百本书,恐怕一个人都背负不来吧。从此这将成为一个平时备用的高级检索,它处理信息的工作原理甚至要高于电子计算机。我觉得当一个人能完成这样的五本脑图,亦即一千本书,他就可以比较坦然地说自己是有一定学识的了。这时辩证法又实现了它的终极解释力,因为我最终发现,能做到这一点还是很难的,我发现我穷尽几年,那本总结脑图的本子几乎没有用到一半。我又回想起第一次用脑图上交的那次章节作业,我真正的思维量与实质的工作量其实竟然要远远大于他人,甚至折合起来相当于抄好几本,我依稀感到那次前前后后将近一个月所投入的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尽管最终表现以一张简单明了的甚至让人怀疑偷工减料好逸恶劳的思维构图。捷径是相对的,它不过是一种更为合理的资源分配,却往往以一种外在的快捷给人以某种假象。因为我上文的言语及当今的一些炒作极易给初学者造成一种误解,你不要抱有试图在学习的实质方面(诸如思维)作一些缩减的幻想,这是警告!我们将会看到并于不久更加深信,所谓的节省的并不是本质的,或者说它对于本质的思维提出了更为精深的要求!
    它首先从形式上就要求了思维的快捷性、准确性等一系列优秀品质,而也唯有如此才能保证脑图的可进行性。思维的快捷与精准统称为高效性,它直接涉及到了包括快速阅读、快速记忆在内的加速学习法,而这些都是我所感兴趣并有所研究的(我的终极目标是试图运用脑图将这几个领域统一起来,尽管困难重重)而思维的深度与广度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知识储备,这更非可以快速解决的。曾经就有人借过我的一张脑图,他忙乎了整整一晚,废了好几张A4纸,竟然抄都没有抄下来。殊不知我的整个绘制流程是从中心开始的一种完全个人化的发挥,可以说,能解开这套符号密码的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从而可以想象单一地想从左到右抄写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它要求一个人已经具备自己的一套独特而完善的理论,这又会是元研究之中的元认知,按教育大家加德纳的看法,这涉及到人类八大智能之一的自省力,一个跳出自己从某种高空看自己的极具想象力的念头,当然还会涉及其他的七大智能,这是显然的并会在后文有所体现。而且它涉及到的人生观、世界观等更为深刻的品格因素,更是一语难明。这些因素足以是脑图区别于其他的一些纯粹意义上的技艺。它不在乎你是否受过专业训练,它不在于你以操练了几年,一个小学生无论参加了多少脑图的培训班,他也不能画出一个未经任何训练的大学生随意画出的一副脑图。更为重要的是,它需求一种魄力与勇气,一种挑战的力量和战斗的决心,有时说起来简单,而当你真正使用的时候,人家往往投来的是抱以对幼儿园小孩的目光,而此时所体现的将是一种一个坚定的治学者所具有的最珍贵的品质。所以我们应该看到了,脑图并不是从天而降的金元宝,谁有幸就会捡到,它其实是早已注定了的给那些具有那样一些人格品质的人精心预备下的礼物。不要听到哪个广告一说就来了兴致妄想籍此坐享其成,世界上一劳永逸的事是不存在的,这既是马哲的教义,更是历史的规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5:24 |显示全部楼层
    而可喜的是脑图的运用又终将会并不可避免地会反作用于思维,使其的诸多品质产生质的提升。它会形成一个互相制约、互相促进的循环结构,从而打开了脑图进程中的无限空间。
    画过脑图的人几乎都有这么个体会,他们更像是把一本书的目录以压缩形式誊写下来,说白了就是“画目录”,其实这更像一种流程图抑或发散性提纲,它从本质上看并非脑图。这是为什么呢,它们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呢?而我最终发现,它们的区别仅仅是形式上的。它为什么不是?——因为它看上去就不像!它缺少圆圈,缺少线条,缺少图画,缺少颜色,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将这些形式点缀添加进去。这样我们至少可以勉强地,不甚坚定地说从形式角度上讲它以由发散性提纲变为脑图。这时圆圈形成了概括,线条形成了联系……,请仔细看,形式变了,本质竟也由此而改变。这充分体现与支持了马克思辨证唯物理论——物质决定意识,物质的改变则决定了意识的改变。形式变了,本质就变了。形式决定了本质。至此,我们终于得出了这个几乎具有开创性的伟大结论:形式决定一切!
    莱布尼茨说,如果采用了适合发现的符号,那么思维的工作将得到惊人的简化。而如果选择了一套完善的形式工具,那么思维的过程将会由此变得无比的高效与快捷。脑图,作为一种先进的思维武器,正于此集中展现了好的形式工具所具有的强大威力。我们不妨给形式工具下一个更为宽泛的定义:用适当的外在物质构建一个形式的思维平台,使思维借助这个外在的平台而运转比单纯在大脑中更易实现一些诸如联通、转换、扩散等等的有益的相互作用。于是,好比大脑神经元的复杂连通,脑图也反复呈现出了各种一对多、多对一以至更为奥妙的联系。这时我脑中竟然开始浮现出我幼年时经常爱作的一种涂鸦——在一张白纸上随意的均匀的点上几十个点,然后尽可能地将任意两点用直线连接起来,然后在每个间隔着的多边形涂上一种颜色,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好比钻石的错综复杂的多面体,这其实竟然就是我们所说的这种形式工具的模态原型!几十个圆点构成了元知识即初始概念,连线的法则构成了系统的形成法则与变形法则从而约定了公理化集合,而连线的方向与颜色标志了纷繁错杂,强弱不同的内在联系从而层层进展,无尽扩充,最终形成一个形式体系,在这里我们几乎建立了一个几乎所有科学理论系统的一个某种同构模型。众多的元素排列组合、交错联通,你任找二者连上一线,如此轻易地,新的联系就构成了,新的灵感就出现了。联系是普遍的,灵感也是平凡的。给它一个形式平台,它就会像决堤之水,迸发出来,无穷无尽,无可阻拦。即便条件艰苦,依然无法阻挡灵感迸发的脚步。
    脑图建立了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思维的联通运转、灵感的产生迸发竟是如此的轻而易举。注意,是平台,而不是阻碍,而对于后者我们的作法只会是毫不留情——将其拆毁。
    学习过程中真正的实质的进展往往都是在快乐中实现的。对此我不想再陈列一些神经学的解释,而只想重复《学习的革命》一书中所提到的学习中心原则:人们对喜欢学的东西会学得最好,用所有感官学会学得最快。当你全身心体验到一种思维的快乐,不管是短暂而强烈,还是平缓而悠长,往往都正在实现着一种实质的进展。这相悖于传统对于学习的痛苦定义。一进教室就开始埋头苦学,不挺不辍,当忙完了好几个小时昏昏沉沉地走出教室你不妨想一想,你忙了大半天跟你刚来之前你的思维本质上有何变化?恐怕是微乎其微吧。你再回想你这几年来一直在学,可真正的实质提升却是那有限的几次顿悟,当然,我没有丝毫忽视量的积累的作用的意思。但学习进展的整个过程确实是一种波动式的跃进,我们重视量的积累,但我们更希望看到质的飞跃。而脑图正是帮你实现了这一点,它从本质上极大加速了量的积累,从而是顿悟的机会大大增加,而且从前面我们已经看到,更高的顿悟的频率真正表现了学习的实质进程。而这种顿悟又要靠我们自己去总结和记录,如果你还没听说个脑图,那更好,今天便是你的一次顿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5:53 |显示全部楼层
    言及至此,我们发现又回到了元研究的要义,我们一次次的回想正表现了元研究的品质,而找到核心捷径(法则)也是元研究对初入新领域者的首要要求。你看,这本身就又是元研究,而这是元的元研究……
    或许到现在为止我还几乎没有谈到有关脑图的一些实质的东西,而是大多在描述一个治学者应有的素质和人格。其实我想后者才是我的根本用意和核心动机。做人始终同时是我学习的原始动机和终极目的,这一点我经常要提醒自己,就算你学了再多知识而却偏离了做人的道路,那你学这些东西还有何意味?我从不爱做一些本末倒置的事情,这表明了这篇文章不单在此之前而且后面长期的将还会是这样的陈述。“治学者的心理素质对学业成功的影响, 远较治学方法为大。离开了前者, 后者就失去了依托, 成为无源之水, 无本之木。”相反,你具有了那些优秀品格之后,你将迟早会在反复实践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通往成功的路。甚至关于实质方法的论述都是可有可无的,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但既然前面我已经表述要将自己的方法全盘托出,便自然会做到。领悟了这些人格精神,这时你发现这些方法的铺陈竟会是如此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在脑图众多原理之中,促使脑图成功发挥效益的有两大关键——统筹分化和内在联系,而这两点的要求是统一的——深入本质。这表现在形式上是圈和线的运用。(排列、组合、交错、连通……运用之妙非可言传)这两点关键是脑图真正的精髓所在,也是我多年体会与总结的唯一重大实质收获。思维脑图,它虽然表现了一种外在的高效与便捷,但其对思维的实质反而提出了更精深的要求。它要求思维的深度(内在联系)和广度(统筹分化),所以那些圈和线往往在形式上体现出了不平凡。这更像现代的投资,往往是高成本,高利润;你想要低成本,高利润,——世界上不存在这样便宜的事。
    好比一个亿万富翁,他每天流动的资金就可能高达几百万;而一个普通人一天流通的资金可能只有几百或几十。但是你应该注意到,他也有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过程,其曲折程度可能更非你所能想像。而这一点点积累的过程,是漫长的,却是亘古而同的。所以你即便使用了脑图,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虽然我不否认长期的使用会使你的学习有质的改进),短期之内你的学习的本质的速度不会有实质的增长。所以那些想快速获得捷径的人,看到这里必定是大失所望。
    而关于“一本书,一张图”的理念看似神奇,其实所节省的也不是本质的。它是建立在这样一个事实基础之上的,就是一本书80%甚至更多都是你所了解的,当然我这里的了解包含潜意识等更深层面。我们不要忽略内在联系的强大功能。很多旧的知识给我们造成以新知识的外在假象,让我们费力不讨好。好比书法中也讲究“飞白”虽然牵连能产生灵动与美感,却也不是越多越好,过多的牵连反而会表现出媚俗与臃肿。所以与其去建立新的联系,不如顺着曾经的记忆、联想去恢复和激活旧的神经通路,这是本着一种自然与经济的原则的。就像修路,聪明的方法是顺着老路开荒锄草,夯实铺平;而恶劣的作法是突发奇想,逢山开山,遇水架桥,这无疑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还好修路多废的只是一些钱,而大脑的这种浪费却还有互相干扰的恶果。尤其是现代出的一些书,更是大量水分,真正对你有实质作用的甚至就是那么几句话,快速的收获它们我的这本书的阅读任务就几乎提前完成了,而且随着一个人知识储备的增加这种趋势只会是愈演愈烈(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将一些学术专著之类的特殊书籍除外了),试想,任何一本书无外乎是一万个汉字的某种排列组合,这是平凡的。而任何新的思想、新的知识也无非是旧有的元素所作的一种另外的形式联系。从这个角度讲,新的知识其实是不存在的,德莱顿说,没有新的成分,只有新的组合,这在这种层面上看是很有道理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6:22 |显示全部楼层
    脑图的好处在于它使事物彼此联系着构成一个系统,掌握这种内在的普遍的客观的流程关系,使繁杂的信息转变为一个和谐、精简的系统,而且这种精简比繁杂的效果还要好,它使你清晰直观地知道一个具体的知识在系统构图的详细位置。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建立一些这样的联系,它们满足合理性、经济性、高效性、便捷性、稳固性、通畅性和直达性……,而不是去重新学习和记忆——即建立一些复杂的、浪费的、绕远的、虚弱的联系,而这一点我不想再详细地教你了,回想一下你们家所在的城市的交通主路是如何修建的吧。
    两点关键从而从操作水平上保证了思维的速度与准度,我想这也正是并将长期是一切考核的唯一精义。这时“发散性”这个脑图的第一原则的地位已开始沦陷了,我们不需要扩散什么,在中国我们做的往往只是把已有的联系起来,而这些东西大多部分都已经是被规定了的。
    当你开始用脑图之时,也就标志着你对这一领域的真正精熟。我现在的脑图已由从前的高度形象化开始转为高度符号画。我们看到现行的众多尖端学科领域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一种高度形式化符号化的趋势。但这并不等于就与形象性背道而驰,相反它们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形象化。而且达到了眼脑直映的境界之后,你看到文字与符号也会有同样真切的感受。真理都是简单的,所有的复杂化的过程终究是为了最后的精简与统一。这时我们应该感到,那些所谓的色彩,形象,图画,边框之类的全部不过是一种附庸。它们是完全服务于思维的深度与广度,否则便失去了唯一可存在的意义。这样我们就知道那些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各色图形追求光怪陆离的脑图还是处于一种幼稚的阶段,它们的信息含量太少,尽管花式尽管漂亮却不过是一纸空文,它们根本无法实现“一本书一张图”的计划——他们忽略了思维的本质。
    脑图其本身作为一套理论系统,核心体现了一种精神,一种将学习方法向更先进更高超的科学原理无限靠拢的精神。当然,这里的科学也是广义的。现代社会,诸多的新兴科学呈现出一种相互渗透、相互联合的态势,这既是现代的特色精神,也是时代的客观要求。托尼•布赞曾反复提到,只有当学习方式符合大脑的内部构造原理才会是合善的、有效的。它是这样的一个基本原理,它们经过人类历史长河中千百次反复实践而得到的基本规律,从而毋庸质疑和证明。我们看到,布赞尽可能地在脑图与大脑神经元结构之间试图建立一种同构关系,而体现在形式上:同构的建立要求对知识的统筹分化,而同构的保序又要求知识间的内在联系。如果说微观的电流生化基础决定并实现了大脑的思维,那么意识之间的流动将使笔下的脑图动态和运转,这是虚拟与现实的同意,因为除你之外,再无他人可以看到这种流动与旋律,尽管它们是物质的,却不过一张枯燥的白纸。可以说,相比于其他的尖端领域,我对现行科学对大脑神经元结构的成果至少从外界以呈现出来的看还是不甚满意的,它表现为一种较为粗糙,而不够深入微观和精细,而脑图又试图建立与大脑内部这种内在的本质的复杂结构的同构,从而使脑图有了无限精进的空间:从此脑图不在局限,它可以是立体的,甚至是多维的,尽管两维的效用已令我们深感知足。
    我觉得一套好的公理系统总应该满足下面三个条件:一 自恰性,即公理的相容性。二 这个系统能更多地更有效的对外在世界形成一种解释。三 它能给人以一种乐观、积极的精神。前两条是平凡的,而第三条是我个人后加的。我觉得这是我们研究理论的初衷所在,值得记住。你仔细看,发现它竟多像一个人做人的原则,第一条就是说要自爱,第二条就是说要关爱别人,第三条要保持一种健康发展的心态。作学问再一次与做人形成了统一。
    一套好的理论往往表现出一种良好的适应性。我发现,逐渐地脑图已经不仅仅是用来看书。在作计划时,经常地就会用到脑图;无意之中我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了一幅特别的折线式构图。而且自从有了脑图之后,我的几乎所有的演讲(虽然不很多)都成了脱稿,有不少相当的成功的回数,并且最长的一次曾经超过了一个小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7:53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在的我应该感谢脑图,它竟使我的学习我的生活凭空添加了种种乐趣。我从内心就喜欢脑图这种形式,因为它还涉及了写字与画画,而后两者都是我感兴趣的。而真正的思维的快乐同时又是远远超于后两者的。所以我一直不用Mind Manager, 与其说是不会用,倒不如说是不愿用。这样难免会少了不少味道。作为一个练习书法和绘画的平台,作为一个娱乐身心的领地。脑图倒成了我的一种消遣。
    前几天我去逛地坛书市,无意中竟然听到有人在搞思维导图的签字售书,惊奇了一下子便去看上一看,那人见我后立即生情并貌一番讲解,我也是固作惊奇,唏嘘一番。虽然我知道里面内容不用看几乎都能背下来我还是买了一本,以表纪念。相对于诸多媒介,我感觉书的商业炒作动机还是比较低的,毕竟它的经济价值量决定了这一点。其实在以前我并没有觉得自己画的脑图有什么好看的,可当我看完了那本书里所展示的一些脑图,我从新发现我画的其实还是比较好看的。当然这不排除我曾经自学过一点素描,但仅仅是一点点,但事情是以这种情况体现的——专业素描的人都不搞这个脑图,所以往往在我给别人介绍的时候同时也让人望而生怯,这一点我深表歉意。其实只要对你有用,你大可不必和我比较,因为借助脑图引进的往往都是我所擅长的领域。
    这两天电视里一直嚷嚷着什么立体早教法、倍速培训班之类的,说得那叫个神乎其技——十岁就过了英语四级、十五岁就靠上了研究生……跟人家一比不禁让我产生了一种白活了十好几年的感觉,真的如此吗,我比别人多的几年白活了吗?——不可能。我若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话那我就必要写这篇文章了。大量的感兴趣的字眼让我忍不住将这些广告一直听下去,发现说的还是比较科学的。我觉得一个人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每一句都是真的,而却借助某种故意的排列组合甚至某种特别语境给人造成以歪曲和误导。
    其实对于这类广告,我是这样看的:如果它仅仅是表达了一种主观愿望、一种美好设想,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如果只是为了单纯吸引人而最终达到商业炒作的目的,我便不能容忍了。因为他们直指的是本就属于弱势群体的初学者,从而造成的恶劣影响几乎是难以磨灭的。这一点来看,这是无耻的!它应当受到鄙视。
    我想除了最亲密的亲戚朋友,真的难以想象会有这么个人如此切身切实地帮助你。放着如此珍贵的无价的能让学习效率大脑潜能增长好几倍的学习方法不留给自己的孩子用却要出来无偿地奉献给他人。如此高尚,如此境界,难道共产主义了?可笑的是,这里面所隐藏的社会性动机就被如此轻易地揭开了。
    首先按他的观点就在明确地强调我这几年是白活了,当你通读完了我的文章你你难道还没有发现你的这种观点的幼稚,你的论证是多么苍白与无力。你需要看到,真正的变革往往体现一种外在的平淡与喜悦,它表现为一种内在的平缓的提升,而非一种万般火急的惊天动地的喧嚣。你能煽动起来的只是些比你还愚蠢的人,尽管他们可能并没有你无耻。
    不过这种广告的煽动力确是不小,我听着都心中一动。如此家喻户晓的广告,于是神奇般的,所有的学生学习都变快了三倍。这时你发现事情的本质竟还是相同的,矛盾不过换个头脸依旧以原态存在者:当每一个学生高考都考到了700分之后,名校的分数线会变为740分,即便大家都提高了,但从相对意义上这种差异,这种比较丝毫未改,你的目的,你的用意满足了吗?恐怕没有吧。
    而且你更没有考虑由此而带来的对教育界的强大冲击,更是你的严重失误所在。试想现在就算一个比较优秀的老师谁敢轻易说自己能考到700分,他的学生都如此做到了,你让教师这个行业将何去何从?教育界还有什么值得存在下去的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0:28:29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反复提到的“比其他孩子怎么怎么样”“比其他同龄人怎么着怎么着”,听,你的最终用意就是在“比”。你对学习的初衷的理解就早已背道而驰了,学习是终极和本质目的是贡献其自身的力量从而促使他所处的社会前进发展。你都好几十岁了却当发现比别人高了一点点就乐滋滋了,难道你就不觉得你几十年白活了吗?你就这么甘心自己的一生如此卑贱吗?
    我其实很为现在的中学生而感到悲哀,在父母、老师、商业界、社会各界炒的沸沸扬扬的氛围中学习脑图,比起我当年一个人独自探索、钻研脑图的那种欣喜、那种奇妙、那种神秘的感觉与体验,早已变味。
    当一种方法以成为主流,你对其只有两种解决方法:第一,更快更高超地掌握它并达到精熟从而驾御;第二,从新发现一种新的方法取而代之。而且后者往往又是以前者为基础和依存的。这几乎是带着一些无奈与要求。而这时脑图又终于形成了终极作用力。
    现今科学诸多领域繁杂错综,每一个又会伸展出无限的分支渗透蔓延,一个人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下几乎不可能完全精通所有的学科领域。而唯有找到这些领域的共通,建立联系,形成网络,这种强大的系统我称之为“领域脑图”,才可能实现这些这所有领域的精通,当然我指的是形式意义的,这但仅是这一点就足以令我们振奋,它已足以满足现代社会的要求,并且由现代社会规定而成必行。
    当身边都渐渐流行起来了脑图,我也不是未曾想过再去探索一种更新的方法。毕竟使用脑图也有好几年了,我不想停留在一个地方上。当全世界有一半的人都开始用脑图之时,我想我可以换一种新的方式了。然而当我试图尝试的时候发现事情呈现为这种情形:首先不论我是去发现还是创造新的方法所借助的工具还是脑图,而且当借助脑图的发散而找到新的方法的时候,其体现的核心精神基本还是等同的。从宽泛的角度来看,新的不过是旧的一种同构。   
    前几天,我突发奇想下竟把我最近几年所感兴趣的所有领域,和我研究的走向流程画成了一张脑图,心中竟然浮现出一种十分神奇的感觉,因为图中清晰展现出的是新的领域和无限的扩展空间。
    再次感谢那两个作者,是他们的引见让我发现了脑图,其实真正的脑图在人类思维发展的历史上已经很久远了。可以上溯到先贤达芬奇那经典图式笔记,其实古希腊的传统记忆术不也是以周围物件为牵连的一种脑图吗?……如此种种不可尽数。经过了如此篇幅的论证,你于是终于看到:或许是一种必然,脑图将注定走进我的领域。即便没有那两个作者,脑图的引进也不过是件迟早的事。而且有别于他们,我在上文已经完全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脑图,一种广义式的脑图。请看,它已经不再局限于思维和理性。从此将以一种我都无法言明的形态无限延伸……我深深折服于这种神奇而强大的力量,这是个体意识的颤动,这是人类思维的共鸣。而我作为平凡而渺小的一员深切的享受着这种不由自主的暗流与推动,我感到无比的快乐与欣慰。     
    让我们一起为脑图的正式登场和人类思维的辉煌成就而雀跃欢呼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4-13 12:05:53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水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4-13 13:48:07 |显示全部楼层
高手!学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船长

白珍珠船长(QQ:1511045955)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4-26 12:16:23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1-5-14 13:42:25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受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6 23:07:26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哲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1-11-16 01:20:23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时候很多所谓的速记这类书,买下来,看一下。发现是堆垃圾,浪费钱事小,可浪费自己的精力和时间,结果广告满天飞的这些,就是学的那段时间确实起作用。丢开了,就什么都忘了。
借用贴主的话,脑图,其实有时候就是把要学的,看懂,能开始画,就是慢慢用心去找出需要汲取的东西。是真正用了心的。去掉旁枝末节。记得大学的时候,学数学是最轻松的,因为每章我就用一句话总结一下。复习一本书,通常只用半小时,因为总结的话,是我用心找出来的,去掉太多的已经懂了,不需要再去考虑的废话。现在想想,快餐文化,让我们流连在文字之上,确再没有用心去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光速注册

白珍珠思维导图论坛   

GMT+8, 2019-8-20 09:07 , Processed in 0.1284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